四界115

半次元ID:四界-lof四界115

【原创cp】最好的安慰 良烨/良夜

时隔许久的一次发文,果然初中就是事儿多啊。

良烨短打

虽然是原创,但还是觉得性格拿捏地不太好


       时良一打开宁烨和房间的门时就愣住了。


       宁烨和一脸纠结地站在那,身上穿着一套女款水手服,不算太长的头发不知被谁编成了俏皮可爱的双马尾,脸上也化着些不是很浓的妆。


       听到开门响声的宁烨和抬头看向那里,却撞上时良的视线。他也愣在了原地。


       时良最先反应过来,走上前去,问道:“烨和,你…为什么穿成这样?”


       “何迅蕴说…这算是他借住这么久的回报…”


       时良在心里为自家兄弟点了个赞。


      “好…好看吗?”宁烨和轻轻地问道。头因为害羞不敢直视时良而低下头,手也因为不安而紧攥着衣裙的下摆。


       “好看,非常好看。”时良现在心里有些激动,他走到宁烨和的面前,抬起他的头,看着他,说:“你最好看。”然后双手抱住他又微微俯身亲上去。


       过了约莫半分多钟,他才放开宁烨和。


       他还好,宁烨和却满脸通红。


       时良把头埋在他脖子那儿,双手环得更紧了些。


       最后他们顺利地滚到了床上。


       毕竟最好的安慰,就是一开门,就看见自家恋人,在等着自己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   何迅蕴:深藏功与名。


【追凌】女装预警

@顾杏立 的jq接文,她一段我一段。我开的头,她结的尾。


顾杏立:

  •大小姐女装预警
        •单数自然段顾韵笔。双数自然段我笔
  ooc严重预警
  蓝思追看着捣鼓着自己身上衣物的一脸不悦的金凌,一脸震惊。竟莫名有一些惊悚。因为金凌此刻身上的衣物不是他平日时所穿的,而是如同富贵大小姐般的华丽的衣服,尽现繁琐,但倒也成了真的“大小姐”。
  “金凌…你”蓝思追呆愣了会后,从牙缝中挤出来了几个字…“怎么了?没见过‘本大小姐’?”金凌抬起头来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蓝思追。“见过…”可是,“倒是没见过这样的你。”这样…漂亮的你。不得不说,金凌女装很漂亮,雍容华贵如天之骄子,啊不!天之骄‘女’!但眉眼之间又比寻常女人家多了些英气。正在蓝思追细细打量金凌时,金凌也感受到了他打量的目光,面上不由得有些烧了起来,心里却在暗自思忖:这人盯着我作甚?
  两人无言僵持的场面终是被金凌打破。只见他转过头,望向窗外,装作恶狠狠一般地说:“你…你还看!”像是被换回了魂,蓝思追猛地抬起头,对金凌说:“阿凌,你真真正正地把我吃死了。”带有些许的占有欲。听了这番话的金凌的脸便更红了些。
  过了一会儿,金凌大小姐脾气上来了:“喂!你可知我为何穿成这副鬼样?我舅舅知道了,不打断我的腿!”
  谁知蓝思追听后微微低着头,故意说:“不知。”
  金凌不开心了,自己为他做了自己最为厌弃的事情,哪想他却连个回复都不愿给。这不怪金凌,属实是蓝思追太过含蓄。金凌霎时微红了眼眶:“你个死木头!”说罢转身蹬蹬腿,“我走了。”便是向金麟台御剑飞去。
  蓝思追心中那个懊悔啊,早知道就不逗他了。但又转念一想,如果自己还不去,到时候了就真的哄不回来了。毕竟自家大小姐的性格,他是最为懂了。蓝思追打断思想,也御剑朝金麟台飞去。
  眼看着金凌飞远,蓝思追脑筋急转,“金凌!你现在可是女装!你现在回金麟台,正好让别人看了笑话。”
  听见此话的金凌身影也是一停。蓝思追见这句话有效,便追上前,拉住金凌的手就往回飞。
  “你,你,你放开我!”金凌一个不察,便被蓝思追拉住了手!
  “不放!”蓝思追这句话也是极有气势。金凌却被他吓得说不出话了。蓝思追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失礼节,连忙说:“抱歉…我只是…怕放开后你又跑掉…”撩人于无形。
  “怕我跑掉?”回过神来的金凌更是生气了,“你当我是你的家牲吗?怕我跑掉?你说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?”说着说着,金凌竟是眼眸中蒙起了一层雾气。“我…我…”蓝思追一急,便说不出话来。金凌错以为,蓝思追是真的不当他是一回事了。当即眼泪便掉下来了。
  “我没有…”蓝思追也急了,不过这可是御剑在半空中,他可不想摔下,于是便拉着金凌往下飞。刚站稳在地上,他就拉过了金凌,抱在怀里,低下头直接朝他的唇吻去,好似安抚。一吻毕,他拉着金凌的手说:“阿凌,相信我,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。无论怎样,我最爱的都是你。舍不得你哭,舍不得你难过,舍不得你受伤…”又过了一会,他又开口说,“对不起,阿凌。”边说着边擦去金凌的眼泪,又抱在怀里。
  “真的吗?”金凌用还沾着些许雾气的眼睛望向蓝思追。蓝思追内心os:好可爱呀!我家的大小姐怎么这么可爱?他怕不是吃可爱多长大的!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蓝.内心痴汉,表面正经.思.雅正端方.不可调戏.追。
  金凌一听,脸红地低下头,伸出手,主动地抱住了蓝思追。这才诚实点呢,抱住后,又嘴上嫌弃着了:“我才不喜欢你呢…”谁知蓝思追听后回抱着他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喜欢你就够了。”话音刚落,他又改口说,“不对,是最爱你了。”
  “是啊!最爱你了啊…”金凌伸出手,接住了从天上飘落下的雪。“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冬雪呀!”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看雪。蓝启仁不许蓝思追再接近他了。况且现在兰陵金氏的宗主,也不好与蓝家小辈拉拉扯扯。但是现在突然间就有点想他了,也罢,他们已有几年未曾相见了。“管他些世俗眼光,管他的蓝启仁!”金凌心中就这样忽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,他御剑起,向云深不知处飞去…

伞修 彼岸花

个人觉得忆红莲的歌词觉得比彼岸花的歌词要贴切些。短打,ooc,老早以前的文,刀,歌词与本文没太大关系,bug真的多

谁人贪恋却踟蹰

半池犹荣枯

还在水榭畔

画楼处

——洛天依 忆红莲

“沐秋,哥来看你了。”

叶修蹲下,将几支红玫瑰和白玫瑰放到苏沐秋的墓前。

一秒,叶修眼中的悲伤涌现;

两秒,叶修眼角渗出一滴泪;

三秒,彼岸花随风飘荡。

叶修起身,接过一片彼岸花花瓣,像是自言自语,道:“沐秋,你看,这彼岸花,开的多好。”他自嘲般笑笑。


科普一下,彼岸花在日本的花语是悲伤的回忆哦。
还有一段

曼珠沙华意思是开在冥界之花,盛开在七月,生于夏日,却在秋天结花,又因春、秋分时节交替称为"彼岸",故又名彼岸花,又叫做天涯花,舍子花。

以上均来自度娘!

方王 暴雨之夜

老早之前的文,糖,从bcy搬过来的,ooc严重

“B市今晚将会有强降雨,预计明天雨转阴,8—15℃,天气较凉,明天出门时需添加衣物…”

王杰希拿过放在桌子上的遥控器,“啪嗒”一声把电视机关掉。本来就只有电视机放着光的客厅此刻显得昏暗无比。

王杰希抬头,看向墙上的挂钟——20:31。这个家伙,不是说八点到么?王杰希的心情说不上焦急,也说不上毫无波动——毕竟都等了半小时谁的耐心都会磨完吧。

“咔哒”一声清脆的开门声打破了这片寂静。“比先前说的,晚了半小时。”王杰希百般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。“所以小队长你就在这里等了我半小时?”方士谦边换鞋边问王杰希。

“没吃饭?”方士谦走到王杰希面前。王杰希只是盯着他,没说话。“那我去做。”方士谦笑笑,揉了揉王杰希的头,转身向厨房走去。

吃完饭后,方王两人洗漱完躺到了床上。

“小队长,人家听到雷声都是害怕地缩进自家男朋友的怀里,为什么小队长你和他们不一样呢?”方士谦把王杰希拦进自己怀里。“…行了你跟人家狗粮大户喻黄计较什么…?”王杰希嘴上说着,却抬起头,轻轻在方士谦唇上碰了一下。然后低下头,伸手回抱住了方士谦,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。“真主动呢…”方士谦舔舔唇,像是在回味王杰希那个清淡的吻。随即低下头,朝王杰希的唇狠狠地印去。

林方 可惜不是你

老早以前写的文,刀,从bcy搬过来的,ooc严重

“老林,我睡不着…”方锐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。

林敬言无奈地摇摇头,说:“都快1点了,怎么还睡不着?”

“不知道…”

对于方锐的撒娇,林敬言也是笑笑,哄道:“那我唱歌?”

“嗯嗯!”方锐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开始了啊?”林敬言伸手帮方锐把的被子盖好。

“嗯!老林你快点!”方锐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嗯。”林敬言笑了下,随即清清嗓子,唱到:“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…”………

可惜不是你,

陪我到最后。

对啊,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…林敬言自嘲般笑笑,看着电脑上的消息。

时间回到一小时前

方锐给林敬言发了一条消息,内容是:

方锐:老林,我要结婚了,地点就在我们以前呼啸旁的酒店。

过了很久,林敬言才双手颤抖地回复他:嗯,我会来的。

我爱你,可我终究得不到你

排瓜 爱的他

排瓜   爱的他

私设排瓜有儿子QWQ(上下各空一行做重点)

啊没有检查的,欢迎提出bug和连接不顺畅看着不舒服的地方
正文与题目没啥关系,实在想不到就用这个。

       排骨发现最近自己家的儿子越来越会气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 他最近接了场漫展,刚下车到酒店,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找前台小姐姐确认了房间后入住。第一件事当然是给离自己很——远的西瓜call了个视频聊天。

       接通后显示出的画面是西瓜坐在床上看电视的样子。自家的儿子坐在他旁边目不转睛地望着前面,估计是在看电视。

       “哈密瓜,儿砸,你爸的视频。”西瓜对自家儿子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 他们家儿子才不叫哈密瓜,大名排梓烨。他出生后几天西瓜休养好的时候排骨提到他的名字。我们都知道一孕傻三年,当时西瓜都脑子一抽说了一句:“也叫个什么瓜吧,做小名儿。”然后排骨开口就说了个哈密瓜。西瓜没有反驳,“嗯”了一声就没说了。倒也是叫着顺口,便一直叫着这么个名字了。

       小家伙听到西瓜的话之后眼睛一亮,视线从眼前的东西移到了西瓜手机屏幕上的排骨。

       “爸爸!”这声倒是清脆的很。然后想到什么似的,对西瓜说:“妈妈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喊哥哥!”西瓜说了一句,但也转过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屏幕那头的排骨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两个。不知道排梓烨弄的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   然后接下来的一幕,排骨只觉得深深刺痛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   排梓烨调好镜头,然后抬起头就对着西瓜就是亲上去,嘴对嘴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 亲一下就放开了,还对那边的排骨说:“爸爸你亲~不~到~”被亲的西瓜一脸懵逼甚至有点害羞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 排梓烨:嘻嘻气到爸爸了耶。

       排骨:小兔崽子,回去就收拾你。

       西瓜:吾儿叛逆伤透吾心。还有我就只能做受了是吗???

       我:排梓烨你就皮吧,迟早皮断腿。是的西瓜你只能做受了。

       没过几天,排骨就回来了。到家楼下的时候他给西瓜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 “喂?瓜瓜,我到楼下了,你开下门,等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嗯,要不要儿子下去接你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了,我怕我看到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们两个真是一个比一个皮。”那边的西瓜开始数落他俩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是是是,所以先挂断了啊,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呢,等你。”说完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声,西瓜就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门外传来走路声。然后就是排骨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外,准备进门。

       “回来啦。”西瓜上前迎接自家的排骨。
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排骨把行李箱放在一边,然后一手拦腰抱过西瓜,另一手捂住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 被剥夺视觉的西瓜下一秒就觉得自己的唇上传来了一种软软的感觉。他当时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,然后带着些许笑意用舌尖轻轻舔了舔另一边的唇瓣。

       一吻闭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干嘛,不就是几天没见到嘛。”视觉恢复,西瓜望着排骨笑道。

       “不一样,小家伙在那里气我,所以我更想你了。”排骨把头靠在他肩膀上,轻轻答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行了,去沙发上坐会吧,我去做晚饭。”西瓜轻轻推了推排骨,说道。

       排骨听后,又在他嘴上啄了几下才将他放开。

       简直腻的不行。

同居三十题——Day 2

同居三十题
2、一同外出购物
双方性转注意!!!(高亮)
重点总在后面,前面都是废话系列。
感觉自己写的文都这样(小声bb)

       KB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 “哦漏大小姐,你生理期就要到了吧?”她朝外面喊到。

       “啥啊KB你喊这么大声干嘛,生怕有人不知道啊?”哦漏嗔怪地看了她一眼,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,家里的卫生巾好像快没了,冰箱里也没啥东西了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就想趁着这次机会把差的东西一起买上?”KB话还没说完就被哦漏抢着说完了下半句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这么聪明呢,不愧是你K姐我的老婆。”KB一脸…嗯…自豪。

       哦漏不知道她哪来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   “谁是你老婆。”哦漏反驳了一句,又说,“社会你K姐,人傻话又多。”

       恭喜玩家哦漏QAQ获得[吾儿叛逆伤透吾心·KBShinya]×1

       “噗…”看着眼前人一种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表情,哦漏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啦好啦。”安慰似的将KB抱住,哦漏又抬起头,轻轻吻了她的唇一下。

       KB这才收住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  一进超市哦漏就跑到了饮料区那边。

       然后她拿了几板AD钙奶,放在了推车里。

       哦漏拿完后KB就把她拖到了另一边。那头是卫生巾专区。

       “只知道吃,没看你想一下别的。”KB边顺手拿了几包卫生巾,边数落哦漏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想的你又看不到。”哦漏反驳道。

       然后KB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 没听到KB声音的哦漏乖乖的跟在KB后面。

       哦漏:乖巧.jpg

       “啥玩意儿你咋不说话了呢。”KB头一偏,对着哦漏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你生气了啊。”哦漏成功地从乖巧.jpg变成了懵逼.jpg

       KB:我家老婆太傻了怎么办在线等不急。

       回来的时候倒是等了挺久的车,还堵了。

       哦漏和KB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。

       到家的第一件事是躺在沙发上,然后开空调。

       KB&哦漏:瘫.jpg

【愿炎阳烈日,重照苍穹】陈情令相关解气短篇/ooc

嘤嘤嘤我吹爆您!!!写出了我们的真实内心想法

江晚吟。:

陈情令相关/cp向淡漠,占tag致歉


※就算墨香没有写出来,你就真的以为,魔道的人都是随便欺负的么。
写这篇单纯为了自己解气,看官们要喷要骂请随意。


……


魏无羡紧咬牙关,发带微飘,双手握拳,站在蓝忘机身侧,脸上的表情难得从笑容换成了愠色。


蓝忘机已经执起避尘,抹额下方的淡色眼眸跳动起杀意。


玄袍墨袖一扬,随便出鞘,对准眼前穿着炎阳烈焰服的女人尖啸而去。久未见血的灵剑随着主人的熊熊怒火燃起了周围的空气,带起周围空气的涡成一个个气旋,剑锋一横,闪出刺眼的光。


但有人比他快。


漫天紫光轰响滚滚雷声,应和着格外急促的洞箫韵律,长鞭疾行而去,朔月紧随其后,三毒圣手锁死的眉头压抑着盛怒的心绪,紫色衣摆只在忘羡二人眼前晃了一晃就出现在了那女人身后。


魏无羡回神之时,手上已然多了一支笛。


前方江澄毫不留情地狠狠抽下紫电,向着魏无羡低喝到:“吹给她听!让她搞清楚什么是陈情,什么才叫陈情令!”


魏无羡依言收回随便,唇齿依偎在陈情笛身,悠悠笛音随着浑厚的古琴弦乐交织成了能撕扯开山河的力量,鬼将军温宁拖着锁链咆哮威震百里,终于到那女人身边,看到熟悉的家纹印在眼底,愣了神却只是不轻不重地推了她一把,使她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。


身穿赤色家袍的人纵然被逼得直不起身,发簪已是散落,却依然不为所动,傲气凌人地扫视着站在一起的四个人。她梗着脖子,眼睛一花只是瞄到了朔月比在了脑后。


蓝曦臣的温润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,看了一眼气的胸口急剧起伏的江澄,再转头冷冰冰地出口,却只有四字:“好生跪着。”


“我还以为什么世家公子都是什么彬彬有礼的君子,结果是一群只知道欺负弱女子的小人。”


她话音刚落,脖颈就被死死掐住,然后被利剑划伤后背,血染红衣显得愈发凄惨。


“喂,你给我搞清楚!”冷笑的少年啐了一口吐出一颗糖,一把把女人推得趴在了地上,“他们已经够君子了,我来让你知道什么是小人!”说完抽出降灾,起手就要往下劈。


“阿洋且慢!”晓星尘缓步而来,身边的宋子琛一言不发,抬眼之间,腰间拂雪已是蓄势待发。


不等薛洋开口,白瞳少女倒是先叫起来:“为何要且慢!宋道长仙风道骨,怎么可能喜欢温氏!谣传也不怕遭天谴!”言毕手中竹棒乱打一通,倒也是实实在在敲出几片红痕淤青。


“阿箐回来。”晓星尘横过霜华连带薛洋阿箐一并护住,“她……罪不至死。”


趁着这个众人都未施展攻击的空档,女人慌乱地提起衣角就要离开,忽然双臂一紧身体一滞,失去平衡再次跌倒在地,狼狈地滚了两圈。


地上的石子磕到了她背后被薛洋砍出的伤口,终于是凄厉地哀嚎了一声,然后哭叫到:“你们欺人太甚!”


顺着方才甩出束缚着女人的金色琴弦看去,身穿金星雪浪的仙督五指绕弦,眉心朱砂染出了些许喋血的意味。


“孟姑娘,论欺人太甚,还真无人能出您其右。”


乌纱帽下的白净面孔笑得嘲讽。


那孟氏猛一扬头,神情狰狞道:“我不就加了几场戏吗!你,你们,要把我怎么样!”


看了看没有人有动作,她接下来的话依然是咬牙切齿,“我那是用钱换的!有什么不公平的?我加戏能让观众高兴就好,不要你们多管闲事!他们高兴,剧组就有钱赚,有你们什么事!”


金光瑶敛起笑意,云淡风轻道:“看来孟姑娘有所不知呀。我们这里没什么特别的,只是阿箐被割眼断舌灵体流血,温情被挫骨扬灰不见魂魄,江厌离也是惨死,您看看这些好人下场多惨啊,观众看了这些怕只是会落泪。这不正是违背了您让观众高兴的美好初心吗?”


他说到这里,江澄魏无羡温宁对他皆带了些冷眼,晓星尘也别过了头。奈何聂明玦手握霸下环视四周,无人敢开口打断仙督言语。


“不如孟姑娘本色出演王灵娇吧? 她死的时候,观众一定是拍手称快满口称赞的,他们的欢乐比您媚眼一抛四处留情可是来的快多了。”刁钻的话语,仙督伶牙俐齿,讥讽地恰到好处。


女人烦躁地挣扎了两下,开口转移话题,“又不是魔道祖师里的女人都死完了!罗青羊,她不就活的有滋有味吗!”


金光瑶重新笑了笑,“孟姑娘接替了她的戏份,原来还记得她呀。可是要活下去就要像绵绵姑娘一样嫁个普通人哟……我记得,孟姑娘可是石榴裙之下让世家五公子跪倒一半的呀,怎么会甘于受这等耻辱?”


她清清嗓子还要玩弄口舌,从天而降一张巨网却是盖住她动弹不得。


“小叔叔何必与她浪费时间!这种人剁了便是!”金凌一个响指就要命令仙子上前冲进缚仙网撕咬,却被蓝思追抬手拦住。


金凌刚要开骂,只见一袭朱红出现在众人眼前,英姿飒爽的温家神医素手轻挥示意安静,再在空中一划,指间多了几点银针的寒光。


温情的墨发随着甩袖的动作散开,彻底遮住了跪趴着的女人眼中自得的光。
然后明显斟满怒意的女声响起。


一针见血。
“第一针刺痛你拆散忘羡道侣之心,不知廉耻。”


银光破空。
“第二针斩断你作梗云梦双杰之意,浪荡无理。”


雪芒掠过。
“第三针割裂你插手义城情仇之念,不自量力。”


白毫下破。
“第四针严惩你用财尽人缘分之举,恶毒至极。”


温情端得冷峻之色,一步一步走进被扎住穴位的孟子义,笑了笑开口。


“医者重在仁心。”
“而你如此不堪,怎敢演绎我这一生?”


那女人浑身发抖,妄图临死诡辩几句,却被眼前温情真正的炎阳烈焰慑住了心神。


那天边灼日,也不及她半分耀眼。
她活的一身矜傲,又怎么可以被如此折辱。

同居三十题——Day 1

同居三十题
1、相拥入眠

但愿你们应该能看懂…同居三十题可能全部写完也可能抽几题写,毕竟最后一题我可能写不出来。

头一次这么整洁的排版2333

       这是他们同居的第二个月。

       那晚,哦漏听到婴儿的啼哭声,风拍打窗户的声音,外面倾盆大雨的声音,还有打雷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   不觉间,哦漏已经满身冷汗。他试图回想,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哦漏望向窗外,外面寂静的很,有偶尔的蝉鸣声。除了天空上数不清的星星仍在坚强地散发着光芒外,其余一片黑暗。倒也是安详的很。

       一切只是他的梦境罢了。

       哦漏渐渐平复了心情,再次躺下,试图入睡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只是徒劳罢。

       他晃了晃脑袋,内心挣扎了一番,最终还是下了床,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   房门没关,哦漏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   房内躺在床上的人似乎被他的动作吵醒了,翻了个身,看向哦漏,问:“漏漏,怎么啦?睡不着?”哦漏听到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“过来吧,和我一起睡。”他朝哦漏招招手。哦漏听话的走到了床边,爬上床,翻到了最里面,又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KB伸手抱住哦漏,轻声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哦漏也抱住了他,没过一会,他便睡着了。

好梦♡

熟睡后躺入自己怀里的他

熟睡后躺入自己怀里的他

同一家同房不同床但是部分睡在一起的,至于怎么分往下翻

       “魏无羡!还玩个鬼的游戏!睡觉了!”江澄坐在床上没好气地对着魏无羡的方向喊道。
       被喊到的人依依不舍地关闭游戏界面,也顺带把薛洋玩的也关了。
       “睡觉去,就欺负你家瑶妹有时候贼温柔。”魏无羡对着薛洋这样说。但回应他的是薛洋的一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 “死给你还在外面干嘛?!回来睡觉你没听见?”魏无羡和薛洋又听到了来自江澄の怒吼。无奈,魏无羡又顺手把薛洋拉到了房间里。
       这房间也是挺大,不然根本容不了两张双人床以及四个人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瘫倒在了左侧的床上,薛洋没有魏无羡那么颓废,他躺在了右侧的瑶妹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 其实你俩半斤八两。
       因为先前洗漱好,所以他们脱了鞋滚上床就开始聊天。
       金光瑶顺手把灯关了。
       “瑶妹真是贤妻良母。”魏无羡开玩笑说。
       “滚。”金光瑶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   一直都是薛洋和魏无羡在唠嗑,江澄和金光瑶偶尔插几句。渐渐的,他们两个也没了声音。魏无羡和薛洋没太注意,继续唠嗑着。
       直到魏无羡怀里多了一些沉重感。他低头,发现是江澄靠着他胸口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 “嘘…安静点,师妹睡着了,你家瑶妹估计也睡着了。”魏无羡顿了一会,继续说,“不聊了,睡吧。”
       薛洋没回他,倒是翻了个身将金光瑶抱住,闭上眼。渐渐的,他也睡去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望着江澄。许久,他吻了吻江澄的眉眼处,也抱着他睡去。

       祝他们好梦♡